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向运江的博客 13551073592

大漠孤烟直 长河落日圆 www.zghhw.cn 中国绘画网

 
 
 

日志

 
 
关于我

向运江,字向立、韵宇,号又生,1964年生,爱画画,还爱写点诗。

网易考拉推荐

2010年3月29日  

2010-03-29 14:34: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中国传统绘画的现代意识的思考(原创)

。向运江。

 

“智者乐山,仁者乐水”几千年前,我们的先师聖人孔子便对读书人的修养标准立了一个门槛,仁智是儒教文化中基本的概念,也是对人的基本要求,如果仅从字面止去理解,虽然对这句话有着多种解释,但不管何种解释都离不开山与水这两种物质形态,如果只是登山临水,那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成为仁智之士了,在儒教文化里,山与水不过是人类智慧,的两种象征,“嵬嵬乎高山,汨汩乎流水”,山以刚劲之态显示着人的骨气,水以柔顺之形代表着人类的情怀。

所以,中国的山水画能够独立发展起来,同为一种主流的绘画题材与传统的文化氛围是分不开的,这也是山水画与风景画的本质区别所在。

点线面是构成绘画作品的主要因素,不管是东方绘画还是西方绘画,一幅绘画作品的主要构成都离不开点线面的不同形式的构成。不过,以中国画为代表的东方绘画和以油画为代表的西方绘画在其侧重点是有所不同的,中国绘画更强调点线,特别是点,西方绘画则强调的是块面,所有作品都是由大小形状各异的几何色块构成,以此来表现画家的情绪变化;而中国画把点作为了一切元素之母,线条也是由许多的点构成,块面是由许多的点和线交织而成,在点与线的无穷变化中,体现着画家对大千世界的认识,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所以,点是中国画的原子基因,一幅作品的起和收都是由这个基本原子不同组合而成,所以,品评中国画的优劣必须是在画幅块面之中能见点线经脉为上。

“现代意识”是目前我们耳熟能详的一个术语了,它体现在我们当前生活的方方面面,当然,特别是绘画领域,而更特别是在中国传统的绘画里领域,因为一说到中国的传统绘画,大家自然而然地会联想到僵化、死板、老气横秋等一些不太光鲜的概念,偏激的人会认为中国画缺乏现代意识而加以排斥,温和的人则处处给中国画融入了现代意识而以改革派自居,所以,是否具有现代意识则成了传统中国画与现代中国画的分水岭,大家各执一词,互相攻击,争论不休,而谁好象也说服不了谁,这更造成了目前中国绘画在意识上的混乱局面。

在我们搞清楚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必须首先搞清楚什么是现代意识!

现代意识这个概念如果仅从字面上去理解,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但如果真是那么简单就不会引起这么多的争论了。如果我们站在一个大的环境和大的角度来理解现代意识这个概念就会感觉到非常的不容易,它所包涵的范围实在太宽泛,以致于我们用一两句话根本无法把它完整表述出来,所以,我觉得现代意识应当从下面几个方面去表述它。

一:从字面上看,它立足于两个关键词“现代”和“意识”,如果只是这两个词语,稍有点文化的人都不难理解,这两个词连起来的大概意思就是:现代社会状态下我的大脑对客观世界的认识。

二:脱开表面文字,来看“现代”这个词的范围,它只是一个时间概念的词句,本身并没有特别的意义,但要给它装满内容却非常地博大。“现代社会”、“现代环境”、“现代生活”、“现代的衣食住行”、“现代的吃喝拉潵”、“现代的生产建设”、还有“现代的月亮”、“现代的太阳”等等物资层面的东西,还有“现代的欢乐”、“现代的忧愁”、“现代的嘻笑怒骂”、“现代的爱恨情仇”等等精神层面的东西。再来看“意识”这个词句,它是人们对客观世界的认识,换一个角度说,它是客观世界经过人们头脑的反射作用而产生的一种感觉或认识;这个词句精神层面的因素要多些,如果把这两个词连贯起来,就是前面所说的那些物资和精神层面的内容对现代人们大脑的影响,进而产生的一 种感受和认识。

三:“现代”一词既然是个时间概念,怎么去区分在历史的长河中哪一段才属于现代这个时段,按人类的生命划分,我们每个人的一生就可称之为“现代”,也就是说爷爷有爷爷的现代”,父亲有父亲的“现代”,我有我的“现代”,这么多的现代都不在同一个时间段,这实在可以把任何人搞得很糊涂;若按一个朝代来划分“现代”,那么唐有唐的现代,清有清的现代,资本主义有资本主义的现代,社会主义有社会主义的现代;而目前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并存,哪一种现代能代表目前的现代呢?这同样是让人伤透脑筋的问题。

四:同样,有了前面对现代的许多划分,就有了意识的分别,同样的问题是哪一意识才属于划分出来的那段现代的真正意识呢,要硬讲起来,这恐怕同样是让人脑子发晕的事情;因为你不能武断地去确定同处于以一个时间段的现代里的资本主义意识和社会主义意识谁比谁更具代表性,因为照这样的划分下去,在同样性质的现代意识里,还有保守意识、激进意识、既不保守又不激进的意识等等分类,又有哪一类能真正代表我们需要的那种现代意识呢?说到这里,你们没听晕,我可说晕了。

其实,现代意识并不是现在才出现的新名词,这样的概念早在几千年前的春秋时代就有了,只是提法不同而已。所谓现代无非就是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每个艺术家所生活的那段时间都可称之为现代,所以每个时代都有他那个时代的现代意识。

“昔夏之有德也。。。。。。。铸鼎象物,百物而为之备,使民知神奸。”夏时铸鼎的图形自然是现代美术的雏形,当时铸造那些图案的作用就是“使民知神奸”,这便是夏时的现代意识。

“孔子观乎明堂,睹四门墉有尧舜之容,桀纣之象,而各有善恶之状,兴废之诫焉。”孔子时代的绘画自然要比之夏时要进了一步,可以表现人物的善恶之状了,于是“兴废之诫”便成了那个时代的现代意识。

当然,对中国绘画的功用要求,其基调在秦以前就已形成了,虽然南齐的谢赫也说过:“图绘者莫不明劝戒,著升沉,千载寂寥,披图可鉴。”这不个是老调重弹,换了当时的现代语言而已。所以“明劝戒,著升沉”成了中国传统绘画延续千年的通用意识,这个意识贯穿着整个中国绘画史,它与每个不同时代的观念融合,构成了整个中国绘画理论体系的精髓。

唐朝的张彦远说得更加仔细,几乎把绘画的功能说尽了。他说:“夫画者:成教化,助人伦,穷神变,测幽微,与六籍同功,四时并运,发于天然,非繇述作。”

元汤垢《画鉴》所记:李后主命周文矩、顾闳中图《韩熙载夜宴图》虽文房清玩,亦可为淫乐之戒耳。图画对时代的反映可谓到家了,南唐李后主时代绝对是一个追求享乐不思进取的时代,那时的绘画意识大致脱不了“淫乐“二字,因为要迎合上层的喜好,结果李后主把江山也给玩掉了。

实际上,艺术的现代意识不过是一个空泛的概念,它本身并没有固定的形式,从某种程度上说,它更算一个时控概念,它随着时间的流动而流动,并且跟艺术家本人所生存的阶段密切相关。任何一个画家,他所处时代的人们的思维、观念、想法以及一些约定俗成的风俗等,都代表那个时代的现代意识,只要符合那个时代的精神的绘画作品,都应该是具有现代意识的绘画作品,所以,绘画作品的创造性和作品本身所含有的绘画意识并不是一回事,一个真正的画家从其作品里表现出来的艺术内涵,应该是艺术的通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带有真理意味的东西。

它在任何一个时代都能够存在,并不随着时代的改变而改变。那些从绘画作品里所表现出来的在不断变化着的东西,只不过是艺术的表面的各种技术而已;这些绘画技巧不断丰富,更真实更准确地反映当时的现实世界,并且,从艺术上讲,它所反映的应该是精神层面,而不是物质的表相。如今世人为什么要去反复强调艺术的现代意识呢?那是因为他们在认识上把艺术的本质和艺术的表现方式混淆了,认为通过某些艺术方式表达出来的东西就一定是艺术的实质,这是大错特错的;艺术本质状态和艺术表现形式是完全不同的区域,艺术的本质是亘古不变的,但是表现方式却是随着环境的变化,人的认识的变化,历史进程的变化等诸多因素影响下也在不断地变化着。故澳大利亚人奥班恩在他的书里说得很透彻:“不管时代精神和环境迫使艺求家的思想有多大改变,永恒的因素还是创造性,它自身呈现在无穷的变化中,但是它总是建立在审美感觉而不是别的之上”。这里的审美感觉,实际上就是人们对艺术的综合认识,而艺术的创造性就是将这种综合的对美的认识表述出来。它具有极强的个人色彩,因为每个艺术家对美的认识,亦及对艺术的综合感受是不同的。

所以,绘画艺术的现代意识的划定本身具有太大的模糊性,我们恰恰喜欢用这种模糊的概念来衡量目前绘画作品是否具有创造精神,这本身就是站不住脚的。然而,有很大一部分画家,为了迎合这样的现代意识标准,而不得不挖空心思去摆弄一些方法,以求取暂时的感官效果,把艺术的创造活动变成了作坊式的制作工厂,而不去考虑其制作的方法对艺术的实际功能是否具有实际的意义。而往往这种别出心裁的表达方式大多昙花一现,当人们的感官被刺痛之后,人们就会对这些东西弃如蹩履,因为从美的原则上说,美应该是给人带来愉悦的,应该是人类的精神慰籍,瞬间的刺激只能带给人们精神上的颤栗,并容易转化为精神毒素。苏珊。郎格也认为:“人们之所以会得出艺术的概念会随着时代的改变而改变的错误结论,主要原因就是他们把流行于某一时期或某一文化中的最普遍的艺术创造法则错当成艺术原则的缘故。”其实,中国的传统绘画在数千年的演变中,从来强调的是绘画艺术最本质的东西,因为现代意识的概念是在近代才有的,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个概念也是西方的泊来品,这个提法流行开来以后,就成为了某些喜造新奇的艺术家们拿来作为金科玉律进行滥用。而即使在西方,一些现代表现主义的大师们对艺术的认识,也没有象我们现在那样对现代意识的含义作如此偏激的理解,象马蒂斯对绘画艺术的表述,就具有代表性,他说:“瞬间的连续性构成了生命与事物的表面存在并不断地对它们进行修饰和变化,在这种瞬间的连续性下面,一个人能够寻求更加真实,更为本质的特征,艺术家将要拥捉到这种特征,从而对现实做出更永恒的结实。“马蒂斯所说的更为本质的特征是什么呢?他也并没有更明晰地描述出来,因为这是根本无法具体描述的东西,它就是我们传统文化中道的概念一样,是一种精神存在,更是绘画内涵的永恒性。另一位大师康定斯基同样对艺术的本质问题作过这样产述:“仅仅是自己时代的孩子的艺术,从来不会成为未来的母亲,是被阉割的的艺术,它是短命的。”所以,真正的艺术是永恒的,在这一点上,中外同理。

然而,真正具有永恒性质的绘画作品,由于其表现手段的特殊方式,使其所呈现的形象与已经形成习惯的审美风俗会产生抵触,在人们的审美倾向还没有调整过来的情况下,往往会被大众冷落在一旁,艺术虽然是永恒的,但艺术家的生命却是有时限的,所以,当人们终于发现了被尘封的宝石以后,艺术家大多已经化为泥土了,这方面,古今中外的实例都不少见。正因为如此,一些急功近利的艺术家为了避免出现那样的悲剧,便在一些观念上大做文章,标新立意,以引起大众的注意,所以,目前流行的现代意识便是这种思潮的泛滥。

中国的传统绘画理论没有现代意识这样的概念,但它有一个重要的观念,那就是“境”的观念,这个“境”不是风景,而是心境,而心境便是触及艺术家灵魂的东西,而一个伟大艺术家的灵魂便是一个时代灵魂的象征,他们所创作来的艺术作品往往都含有他那个时代的现代意识,所以,那怕经过了千余年漫长的岁月变迁,他们的身体已经腐朽,但他们的艺术精神致今还闪耀着玄目的光芒,这便是艺术的永恒,所以,清人梁启超说:“境者,心造也。一切物境皆虚幻,惟心所造之境为真境。”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